大概三月初,阿翔在臉書約四月中去合歡山的小溪營地露營

不用請假,又是自組團,肯定便宜,又有阿翔帶,第一時間喊又要參加

覺得自己很像小學生郊遊

從報名成功開始就期待又開心,也有藉口買了長袖排汗衣、露營鋁箔墊、一堆餅乾!!

那次有七個人,阿翔,其他四人山社的,阿翔學長+我

裡面的人我全不認識,那四人常聚在一起聊天,而阿翔又一直跟他學長講話,完全不理我

整個被冷落,不知他是故意還無心

這種場面是我最不擅長也最不喜歡,只能默默地擺著臉在旁邊

愈被冷落臉愈臭

在清境休息後,還是一樣

其實我有很多事情要請教他,因為我光是自己的背包就十公斤,而且我也不知道怎麼塞

搞得又重又大的,我需要他幫忙,但他從頭到尾都忙著跟其他人講話,搞得我都還沒真正上山就很後悔參加了

到了晚上睡覺的地方更是,沒人理我,他也不會跟我說接下來要做甚麼,盡是一直指導另一位女生和他學長

視我為透明人似的,超不開心,嘿,我才是裡面最菜的耶!

說甚麼學習露營,從頭到尾都我自己在旁偷聽,才知道原來晚上鞋子要用塑膠袋包起來,否則早上起來會因為露水全濕

他講完立馬貢獻自己的塑膠袋....給那女生裝鞋!我只能默默地帶頭燈,到外面從我亂七八糟的大包包裡面找出一個夠大的空袋子裝鞋

然後又聽到說,背包要用背包套蓋著,否則會濕掉

我又跑出去搞我的背包,整晚都是這樣的情形

晚上幾乎沒睡,覺得自己心跳很快,不知是否是高山症的症頭之一?(應該不是太不爽)

隔天同樣情形再度上演,感覺超級差

出發時開始飄雨,背十公斤真覺得很吃力,開始爬坡後情況更糟

覺得好喘好累,忽冷忽熱,吸飽了氣但仍覺得氣不夠->這印證了空氣稀薄這件事

一開始飄雨,阿翔說不用穿雨衣,等到雨愈來愈大時,穿已經來不及了,身上已濕,穿上也是雨衣包著濕衣服

雨一直下、風一直吹、更冷,手凍到僵掉,皮膚變得很敏感,拿東西都很困難、手碰到任何東西都覺得像刀在割

我咬著牙緩慢地踏出每一步,事後阿翔說他當時覺得我似乎快倒了

雨變大後穿好雨衣,他們也決定撤退了,因為阿翔自己全身都濕了

這次僅僅爬800公尺

從登山口往回走到小風口,沿著公路走上坡,我的體力真的無法負荷,走得好痛苦,難怪只能爬800公尺,因為我連公路上的小緩坡都不行

看著眼前的人健步如飛,我深深體會到體力不如人,有沒有背十公斤,差非常非常多

回到小風口,大家討論是否要等雨停再單攻到北峰,當時我心裡想,我在這邊幫大家顧東西,我死也不想爬了

沒有爬山那麼痛苦過,這次不好的經驗深深打擊到我

幸好老天爺幫忙,在大家決定要再出發時,又開始下雨了(歐耶!)

最後投票決定下山到埔里找地方露營

在山上等車喇賽時,他們一夥人又說要去埔里找其中一人的前女友,也是山社的

給了我們選項,我選擇回台中

就這麼結束此次合歡山行

事後跟阿翔聊天,我提到我覺得他那兩天根本就沒理我

他解釋因為他和學長至少三年沒見了,另一個女生又是他的菜,所以....

好吧,我們頂多一年沒見而已...

那女生是他的菜也沒先跟我說(人家幹嘛跟你報告...)

這次爬山心理和生理都很不開心,讓我深思我是否真的喜歡爬山呢? 

 

而且我也深深反省,為什麼我從一開始就要依賴阿翔? 

對他人的期待愈深,自己會更受傷

我如果不一開始抱著他會照顧我的心態,這次去就不會那麼不開心

但你都幾歲了還要人家照顧?可我真的沒經驗啊....

自己反省,就像以前剛出社會,覺得會開車的男人都很帥(難怪以前容易被騙)

所以我讓自己會開車,我自己也可以很帥

期許未來我可以自己在野外搭帳篷過夜

屆時就不用靠別人了!

 

PS. 下次爬山不知何時了...

  願阿肥給我力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zurre 的頭像
azurre

azurre

azur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