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11

羊頭山,百岳排名第99名,標高3,035公尺,全程4.1K,爬升高度1,035公尺,為[中橫四辣]中的小辣,鄰接畢祿山,登山者多單攻、或兩天一夜畢羊縱走行之。

這也是參加奇萊南華那登山群組的團,記得當初奇萊南華回程時,主揪問有誰要去,那時他說要背重裝上3K左右紮營,當下就回絕,我不要為了逞"雌風"做別人不願意做的事情,毀了自己膝蓋。我一直猜想,為何他要背重裝上去?是要炫耀自己體力,還是就想做別人沒做過的事?沒人會那樣爬那座山,因為根本就是自討苦吃啊!之後他發現沒人要跟,或有發現自己的計劃太無理,因此改為單攻。

原本預計三男兩女去,另一女生就是主揪女友,出發當天早上,有參加奇萊南華的一男說他感冒一直吐很嚴重,沒法跟了,另一女是突然生理期到來,猶豫要不要去...當然是不要啊!女生就是有這先天劣勢,一個月也才四週,至少有一週是不適合爬山的!在野外光上廁所就很不方便了,更何況是生理期,擺明虐待自己身體!我極力勸退,到最後只剩我和其他兩男。

因為上次和主揪一起爬過山了,所以信任他人格,另一名到時再認識,我覺得沒差,吳先生也沒意見,所以照常中午12點在高鐵站集合。

如往常,沿路休息補給,我如常沒有買啥,休息補給兩次,閒晃的時間加起來應該也有一小時有,到登山口居然已經四點多了!主揪居然也沒決定要在哪紮營(雖然說原本預計紮營的地方也出意外不能紮),過了關原加油站,我們沿路發現好多個可以紮營的小空地,到了登山口我們特地停下來看一下,畢竟登山口頗特別,隔天出發又是摸黑,還是先了解一下地形比較安全。

當時有兩輛車停在旁邊,向前詢問得知他們是接駁等人下來,隊友是畢羊縱走,最後一次通訊是一點半,當時在三叉路口處。司機本身也有在爬山,羊頭山他爬兩次了,上次還是一個月前,所以他很熟悉。他給了我們很詳細資訊,爬山的人就是那麼熱心!謝過他們後前往慈恩山莊,發現慈恩山莊早就成了工寮,而旁邊原本應該是救難隊的駐在所,居然被某個團體給佔住,而且堅決不讓我們在屋子外面紮營,叫我們問對面賣滷肉飯的阿姨說要住民宿,一個人五百。當時已經快天黑,天氣又冷,我們最後決定到碧綠神木大停車場上紮營,抵達後想說去旁邊咖啡廳上個廁所,店員得知我們打算在停車場紮營,超大反應說:罰單一張6,000元,叫我們不要賭!而且碧綠神木還有巡邏箱,一天肯定會來簽到兩次!考慮後,最後決定到一人五百的民宿。

民宿其實是工寮,幾乎是貼著山壁的鐵皮屋,就在他們賣滷肉飯店面正下方,我們進入時是一片漆黑

老闆娘說不管套房雅房都是一人五百,包晚早餐的話一人六百五,套房住滿了就住雅房,一樣的錢當然是選套房,進去還遇到一個男人從公共衛浴走出來,不知道他是不是也住那邊,但老闆娘說沒其他人住啊,當時那邊都有一些工程車,裡面座著做工的人,不曉得他們在車內幹嘛,但看我們那工寮根本就是開放式的,如果只有女生住的話,恐怕有點危險。

我們當然選擇五百,畢竟食物我們都有帶

房間內一排床,放著4組被子和枕頭、一張鐵桌、一臺除濕機,裡面有衛浴,看起來還ok,手機也有4G訊號,一切看起來都很ok 

先到樓上店家要熱水,他們泡麵我吃買很久沒機會吃的乾燥飯,個人覺得難吃至極啊~~~~~~~~~~~~~ 

根本就是濃縮版的泡麵調味料味道的飯,吃得好痛苦...我情願吃乾糧 (愛吃泡麵的人應該會愛)

在上面吃,老闆娘似乎還有幫其他客人煮,但我們那一區工寮真的只有我們,我猜她們另一邊應該是更高檔的住宿

好笑的是,慈恩山莊趕我們走的人,帶領一群學生把吃剩的廚餘拿回來倒,聽說吃超好的(我沒看到),他們明明就是一夥,但我們一開始跟老闆娘說我們被慈恩山莊不知名團體趕走,沒地方住的時候她還裝傻... 並不是每個原住民都是好人!(事後查到那是貴族學校康橋的健行活動,體驗啥生活,要體驗生活就是不要唸那間學校!因為那不是一般人負擔得起的,很諷刺的有錢人)

吃飽後回到房間,大家躺在床上後,其他人不覺得,但因為我穿黑色褲子,褲子上滿是灰塵,摸起來也是滿手砂,另一位有脫襪子的,他說他也感覺到被子有沙沙的感覺,加上那種環境,被子肯定不會曬,想到那床被很多人睡過都沒洗,就覺得很噁心!(雖然我家很亂,但我床上是絕對乾淨的,家事裡面我最愛曬被子洗床單!之前去住廉價旅館,如果是那種感覺不會替換的涼被,我都不敢蓋)

九點多大家就關燈了,但因為我覺得被子好噁心,都不敢亂動,但是又很冷,根本就無法放鬆入睡,整個人很緊繃,幾乎一整晚都沒睡。

早上四點起床,喝水+吃麵包+半根香蕉,吃完早餐整裝出發。工寮就在慈恩山莊對面的路邊,所以離登山口超近,一下子就到了,天氣很好,不冷也沒下雨,所以如預定計劃出發。(因為氣象預報說週一會變天,我們也不是白目登山客,想說天氣差的話就取消)

登山口很特別,是在隧道口的旁邊,要進入登山口,要跨越超高的護欄,護欄下就是落差很大的山溝,其實不危險,但是超高,腿短的我,護欄不只高還寬,所以我只能"抱住"護欄,腳往上勾,像小孩子一樣緊抓著護欄不放。恐怖在跨坐在護欄的那一瞬間,我的視線就是很深的山溝,我的短腿是懸空狀態。這時就是轉身,再度抱住護欄轉身,短腿努力找踩點。踩到點又是一段懸空的木梯,木梯不高,但是一踩空就是跌狗吃屎,還是頗恐怖!(妳根本就懼高症啊!)爬護欄就是個暖身。

馬上再來個手腳並用,攀繩而上後,才是真正登山口。走了0.1K才驚覺,我沒拿登山杖!主揪就問要回去拿嗎?那就是全員再下山,猶豫同時他就說,我想用的時候就用他的吧!你說的,那我不客氣囉!其實我現在的狀態,沒有登山杖是無法爬的!

覺得走好久,其實我狀況一直不好,整個人就不舒服。全身都不舒服,登山口海拔才兩千,所以不是以往爬合歡山時的那種全身無力感,但就是不舒服!只要一停下來,我就超想睡,精神狀態也很差。到某個點大夥停下來,我整個喘不過氣來,早上吃的全吐出來!吐出來舒服多了!

繼續前進,到某個點又休息,因為我行進緩慢,一停下來,照樣噁心感湧上,吐第二次,吐到胃緊縮了!這不是高山症的吐,而是胃中食物尚未消化就激烈運動很不舒服的嘔吐。以前爬大坑也吐了幾次,都還只是喝水;有次是吃完飯團,還沒消化完就爬山,很喘又停下來,瞬間飯團湧上從喉嚨跑出來。好幾次都想開口說,你們去就好,我在山下等你們吧!

主揪在前方開路,另一男生後面押隊,因為我不舒服行進緩慢,拖了整團速度。我不只一次想撤退,叫他們自己爬好了!但這樣我要在登山口發呆無聊,不也是浪費時間嗎?但真的很痛苦、不舒服...

我們大概偏離路徑了兩次,當時天黑,發現一路沒布條也沒繩索不對勁,幸好都還是有回到主要路徑上。

此座山其實大部分都有繩子輔助,不用太怕迷路,且雖然陡峻,但只要小心就不危險。

天亮後我還是一樣不舒服,主揪又一直唸說,正常情況我們應該要到幾K了,現在進度非常緩慢之類的話,我就讓後面的男生先走了,我在後面跟就好。他們幾乎一路在前面,當下有一半路程都是所謂的"非自願性獨攀"。心理想:你們至少回頭看看、喊一喊我人還在不在吧?都沒有耶!

這條路可不是奇萊南華那種步道,而是從頭到尾都在山林中穿梭的手腳並用中級山型路徑,我一不小心迷路、踩空或沒抓好,人就不見了耶!而且我也是第一次爬這座,我一個女生,常常前後都無人,其實我有點害怕,只能拼了命追上他們。不只一次咒罵,為何還沒到?怎麼那麼長?我不要爬山了!封山!!!好想回家...嗚...

一路上大概有三個垂直山壁,都有繩子,幸好我喜歡攀岩垂降,當下覺得恐怖,但卻是我最喜歡的一段 

我真的一路腦袋混濁、身心都不舒服,一直低頭趕路,爬這座山真是要我的命

與畢祿山的三叉路口過了後,我們開始聽到很大的風雨聲,但就是沒遇到雨,是有幾段風很大,我猜其實外面已經開始變天,或許我們處於背山面還是其他原因,我們一路上只有小飄雨。十點多還接到吳先生電話,他說台中市大風大雨都淹水了,他擔心我們山上狀況。手機響時大家都會心一笑,怎麼到荒郊野外還有訊號啊?^^ 跟他回報說我們其實很安全,只差兩百公尺就登頂,不用擔心。

登頂後,眼淚快掉下來了,想不到我撐過來了!從五點爬到10:45,將近6個小時的爬坡,不誇張,從頭陡到尾。如果不是狀態不好,這種中級山地形和輕裝,我應該可以應付得來,但那天真的是身心俱疲....

山頂很冷,風超大,雨愈來愈大,當然0展望,爬山最大的慰藉和目的都沒看到,拍完登頂照後,就趕緊下山了!又冷又濕又累,一刻都不想多待!

上山痛苦,下山也不會讓你好過,整路都在磨髖關節和膝關節,有必要為了爬山毀了自己健康嗎?這是適合我的運動嗎?我問了自己不下二十次... 

往下到了較平坦處,主揪說休息趕緊吃東西吧,男生的代謝真神奇,一路吃還是一路喊餓,我根本吃不下,三個奶酥牛角我只吃一半,其他全給他們。她們還是大口吃泡麵,我吃乾糧,會羨慕嗎?其實不會耶,噗,還是覺得乾糧方便又好吃 

下山我就走前面,我好怕被他們甩在後面,天氣愈來愈差,不想再像上山時那樣非自願性獨攀了。

這座山很折磨人,踏點的間距很大,不管上下坡都一直磨損我的髖關節和膝關節,真的很不舒服!不想來第二次...(沒人叫你來啊!)(可愛山友叫我下次帶她爬,我居然說好

下坡也很折磨人,又陡落差又大,開始下雨路濕滑積水,爛泥巴石頭樹根,步步都是滑壘陷阱,並不會比上坡好處理 

另一位男生下到最後腿軟,大家還是要咬著牙根啊,可沒有電梯送我們到登山口。主揪還是很前面,他根本不需要登山杖啊!

原本我裡面衣服是乾的,除了號稱可以防水的大賣廠風衣,外面還去買了狄卡儂的拉鍊式雨衣,但因為下坡一路抓棉繩,棉繩吸飽了水,我一路抓下山,水一路沿著我的手滲到我的前臂,很快地兩隻手都濕了...

五點到達登山口,我超很狼狽,有歷劫歸來的港覺。不幸中大幸是,我們到了登山口,本來小雨變超大豪雨! 

全身都濕了,很冷,主揪也都不開暖氣(去程上山途中頗熱也不開冷氣),我真是一路發抖

到了碧綠神木六點,我們回程就打算去碧綠神木喝杯熱茶,想著裡面溫暖的燈光,就是支持我們的動力!到了碧綠神木六點,滿心歡喜以為裡面很溫暖,殊不知,冷死啦!不知道是不是再半小時就關店,根本就沒有暖氣,我一坐下來就很想逃出去,因為還有陣陣風吹進來,我們身體又是濕的...都去了就點吧!

她們主打水密桃蜂蜜,紅茶&咖啡都是用水密桃蜜,熱熱甜甜一杯真的很舒服!有股衝動想買罐水蜜桃蜜回家,我理智叫我冷靜。(幸好)原本享在那邊解放,但因為又濕又冷,忍忍吧!

上了車主揪還不開暖氣,我真的冷到快翻掉!愈往高海拔溫度愈低,又開始起霧了...所以開冷氣除霧...對我真是雪上加霜 

從上車後我的狀態一直是緊抱著身子不敢動,冷到靠北

路況超差,暴雨、濃霧、低溫,主揪的車可能先天不良、後天失調,擋風玻璃能見度0,連路旁的黃線或警示牌都快看不到!裡外都起濃霧,加上暴雨,能見度奇差無比,整路好緊張,好怕開下山谷啊~~~~

前面兩位男士,整路手在裡頭當雨刷,我在後頭也緊捏著手抱緊張,會不會太恐怖了!才剛被折磨下山,回到車上也不得放鬆 >"<

好不容易過了武嶺後沒多久,主揪也只能一路踩剎車,還聞到剎車皮味道,不只害怕衝下山谷、還怕煞車失靈啊!

幸好有出現一台前導車,就一路跟他開下山;只是平日晚上會出現在那偏僻的高山上,肯定都是在地人或是靠這條路生活的,他們對路況之熟、開車之快絕不是我們死遊客能趕得上的!只是我們不追上,就等著半夜十二點回家,所以主揪也卯起來跟車!在合歡公路上,暴雨濃霧下坡又開快車,主揪可是TOYOTA老休旅車,我超怕轉彎翻車之類的 >"<就算有前導車了,還是照樣緊張!!

到了清境最高的7-11,他們下車買拖鞋要換,因為鞋子裡面都泡水了,其實我也是,但我冷到不想動了...想到外面又濕又冷,就算想上廁所,我還是忍!

之後進入人類破壞區(清境),道路至少中間有分隔線,好開多了。殊不知過沒多久,又來了一輛前導車,應該說N輛,其實主揪可以不用跟了,但他就想跟,經過的車不是雙B就是奧迪,或是農用但超快速的小貨車,人家底盤低、穩定性好,你這臺中古老休旅車是在飆啥山路。搞得我還是超緊張啊!怎麼一路緊張不停 >"<

好不容易到了國到六號,有放鬆一些了....回到高鐵,有才真正放鬆下來!

我活過來了!!!

爬山是一折磨,開車回程又是一段賣命的驚險路!從沒座車整路都在害怕的!我真的做好車會衝下山的心理準備了!

就算去第二次,我情願睡車上也不要躺那噁心民宿。不然就是睡民宿,但一定要用自己的睡袋,不然噁心死了!回家睡袋也要消毒!

這次回來原本預計會鐵腿到殘廢,結果不舒服的是關節,反而不是肌肉,這更糟糕好嗎?!因為上坡落差很大,我就覺得我一直在大步往上跨,髖關節真是.....真的很擔心自己健康...

或許還會爬第二次(為了美麗的展望),聽起來4.1K單程、可以單攻、登山口易達的百岳,很難找耶(除了合歡群山,就只剩這座啦)!

希望不會是我最後一座百岳!

[行程記錄] 

 

同團夥伴的紀錄:

04:55 登山口
09:30 三岔路口
10:40 登頂
10:50 下山
11:00 3.9K處休息
11:45 繼續下山
12:55 三岔路口
17:00 登山口

總里程數:8.2 公里
行進時間:11 個小時

 

創作者介紹

azurre

azur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